19岁女大学生成功“换心”渴望返校

文章来源: 社会服务部 作者: 发布时间:2019年10月11日 点击数: 字体:

19岁,正值花季的年龄,她却因病情恶化而不得不休学住院;严重的病情,逐渐衰竭的心脏,让心脏移植手术成为她唯一的生存希望,焦急等待61天后,幸运的她等到了心脏移植的供体,并在武汉亚洲心脏病医院成功完成“换心”手术;然而,高昂的手术费和术后常年的药费让她和家人再次陷入困境。

“非常感谢那位捐献者,让我重获‘心’生。现在我只想快点回到学校,以后能靠自己的能力养活自己。”在武汉亚洲心脏病医院12楼病房里,一位白皙清秀的女孩正站在窗旁眺望远方,她是心脏移植术后刚满一个月的关鑫。

身患“心病”忐忑生活15年

今年19岁的关鑫,来自河南平顶山,2000年,她出生在一个普通的矿区工人家庭,和父亲关宗义、母亲郭彩霞,一家三口住在一间50多平米的矿区老平房里。“大儿子在17岁时,一次摔跤晕倒后就再也没有醒过来,当时医生说是肥厚型心肌病导致的猝死,没想到小女儿也有这个病,唉……我们老夫妻俩真的是对不起孩子。”62岁的郭彩霞抹着眼泪说。

自出生时起,关鑫便体弱多病,2004年,年仅4岁的关鑫,一次严重感冒久咳不愈,妈妈带她去医院,医生说孩子可能心脏有问题,结果被查出患有肥厚型心肌病,由于年纪小、病情特殊,当时也没有更好的治疗方法,只能通过药物控制病情,并定期复查。

为了避免意外,喜欢跳舞的关鑫放弃了舞蹈学习,上学后,关鑫也从未上过一次体育课。“不敢跑,随着年龄的增长,活动后感觉特别累,每次体育课的时候,我就在旁边坐着看着同学们,或者自己在教室看看书。”尽管身体不好,但关鑫一直成绩优异,懂事、乐观的她,深受老师和同学喜欢。2018年9月,关鑫考上了山西太原科技大学。

就这样,一家人小心翼翼生活了15年。直到今年的7月,关鑫放暑假回家,母亲郭彩霞发现她晚上睡觉时心跳急促,双腿水肿,体力也明显不如以前。7月9日,郭彩霞赶紧带着关鑫来到武汉亚心医院复查。

“换心”是唯一救命方法

“在医院做完心脏彩超检查,医生就跟我说情况很严重,不要动了,还推来一辆轮椅让我坐着。”关鑫回忆道。

检查结果显示,关鑫已经是肥厚型心肌病的晚期,严重的心衰、气喘、蔓延全身的水肿,不断增厚的心肌已达30毫米(正常心肌厚度为8-12毫米),导致心脏搏动变得无比沉重,无法正常舒张,同时,频发的恶性室速让猝死随时可能发生。

“目前这种情况,只有心脏移植才能救她!”亚心心脏移植中心负责人肖红艳主任说。一听说要“换心”,郭彩霞头脑一片空白,手足无措,瞬间泪如雨下。当天晚上,父亲关宗义也连夜赶往武汉。

一夜无眠。看着挚爱的女儿,关宗义和郭彩霞做出了一个坚定的选择:只要有一线希望,一定要救女儿。他们同意为女儿进行心脏移植,并且开始住院等待供心。

61天等来“心”希望

等待心脏供体的每一天,对于关鑫和父母来说,都是忐忑和煎熬。“心里特别矛盾。一边是担心孩子随时有生命危险,希能望快点等到供体,一边又担心手术风险大,万一不顺利怎么办?”还有正在东拼西凑的30多万高昂手术费,让关宗义和郭彩霞每天愁云满面、眉头紧锁。

看似平静的关鑫,内心也在担心害怕,不知道自己哪一天就会离开。看着焦急的父母,她却微笑着安慰:“没事儿,过好一天是一天。”打开好友寄来的《基督山伯爵》,沉浸到书本里的关鑫,内心得到了暂时的宁静。

漫长的等待,关鑫父母曾多次想出院,回家等待,但医生说,关鑫每天都有多阵次的室性心动过速,随时有猝死的风险,在院内发现医生可以及时进行抢救,如果出院那就的装一个ICD起搏器预防猝死,这样又要花费十多万。于是,夫妻俩打消了回家的念头。

9月11日早上九点,等待了整整61天后,好消息传来。“有供心了!”一直在为关鑫奔波的肖红艳主任告诉关鑫父母,在中国人体器官分配与共享计算机系统获得信息,捐献心脏的是一位年轻男性脑死亡患者,顺利的话,下午就能进行移植手术了。

11日下午六点半,心脏供体成功取出并送往亚心医院手术室,关鑫的“换心”手术也正式开始,亚心医院院长、心脏中心主任陶凉教授带领的心外科术者团队、麻醉以及体外循环团队等十余人齐上阵,“‘换心’手术必须与时间赛跑。供体心脏离体的时间一般不能超过4小时,否则心肌细胞会大量死亡。这就要求必须在4小时内顺利取出病心,植入供心。每次吻合对接必须均一次完成,天衣无缝。”陶凉院长介绍。晚上11点10分,手术顺利完成,新的心脏在关鑫的胸膛内活跃跳动。

“我现在感觉自己的心脏有力量多了,也没有气喘的那些症状了。”恢复良好的关鑫,术后第一天就拔管,并且可以坐起来,自主进食了。

贫困家庭盼爱心相助

女儿一天天好起来了,脸上的微笑也多了起来。稍微放松一些的关宗义夫妻俩,不在女儿面前时,依然是愁眉不解。

退休后的关宗义和郭彩霞,每个月总共5000余元的退休金维持生活。除去家里的生活开支,和关鑫的大学学费、生活费,以及十多年来的药费,积蓄所剩无几。为了给关鑫进行心脏移植手术,夫妻俩已经借遍了所有的亲戚朋友。

“已经欠债30万,我们实在是走投无路了! ”截至目前,关鑫的手术和住院费花费近35万元,尽管医院已经在各个环节为关鑫节省费用,并且减免3万住院费,也联系谈笑爱心基金进行捐赠,但对于这个贫困家庭来说,依旧是杯水车薪。

铺几块泡沫垫,盖一床旧被单,关鑫的父母就靠这些,晚上在亚心医院大厅打地铺睡觉已有2个多月了。一碗咸菜,就着馒头,这就是夫妻俩的一日三餐。”我们再苦再累都不要紧,只要孩子能好起来。“

“我现在就想快点回去上学,等我毕业了,就能自己养活自己,不让父母担心。”关鑫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