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余页聊天记录书写6年医患情 情同战友共闯3次生死关

文章来源: 社会服务部 发布时间:2018年11月25日 点击数: 字体:

“韩大夫,您好!我父亲315日晚上7点突然发生短暂性晕厥,不知道是什么原因?”

“可能是室速室颤发作!需要尽早来复查,起搏器应该有相应资料储存在内,可以通过程控仪调阅,确定是否需要调整参数或药物!”

……    

这是2012318日,武汉亚洲心脏病医院心内科韩宏伟主任手机上的一段对话,20余页的聊天记录里,全部都围绕着一名扩张性心肌病患者王书林的病情。自2011531日起,对话已持续了近6年时间。在此期间,王书林在亚心医院先后完成了3次高难度除颤器植入手术及一次电极拔除手术。

118日上午,即将康复出院的王书林老人一度哽咽:“十几年前医生说我极多活两年,可是在每一次生死关头韩主任都把我救了回来,我的命就是韩教授给的。”

严重扩心病被判“死刑”

王书林来自甘肃天水,今年71岁,2003年因胸闷、气喘住院,在当地医院检查出患有扩张性心肌病,心脏功能出现衰竭,医生建议他装三腔除颤器。但因当地医疗水平有限,无法进行这类手术。

2004年,大女儿王鹏到西安西京医院咨询,医生告诉他装三腔除颤器至少需要50万,如此高额的手术费用让家庭无力承担,王书林不得不放弃手术,选择药物治疗。

但药物治疗只能暂时缓解症状,并不能从根本上改善心脏功能。自2003年起,王书林几乎每年都要住院,发病时完全无法平躺,只能坐着呼吸。

随着病情发展,王书林的心脏逐渐扩大,心脏功能逐渐衰竭,当地医院的医生告诉他“不装除颤器,极多还能活两年。”

王书林几近绝望,他选好日子做了一套寿衣,为身后事做好准备。

一封回信迎来生机

20115月底,二女儿王静在网上查找疾病的相关资料,偶然间发现武汉亚心医院可以做三腔除颤器植入手术,而心内科韩宏伟主任就是这方面的专家。

抱着试一试的心情,王静将父亲王书林的病情资料发给了韩主任,没想到立即得到了韩主任的回复,并告诉她挂号、就诊的详细流程。

“不用送红包,不用找熟人,这么大的专家也能这么耐心的接待我们,我感觉爸爸的病有救了。”王静立即带着父亲来到亚心。20116月初,王书林住进亚心医院24楼病区6号病房。68日,王书林在亚心医院成功植入三腔除颤器。手术后,王书林的心脏功能得到极大改善,气喘、胸闷的症状也随之减轻。

“战友”再次携手击退病魔

手术后,韩主任通过手机与王静保持联系,随时沟通王书林的病情,保证除颤器的正常运转。2011年到2015年间,王书林曾发生数次恶性心率失常,除颤器都及时放电,将他从死神手中救回。

201583日,因除颤器电量耗尽,他回到亚心医院,韩主任为他更换了新的除颤器。

但没想到的是,王书林过度消瘦,又是左撇子,频繁活动使得起搏器将皮肤磨损,造成伤口破溃。20161226日,王书林再次住进了246号病房。  

韩主任发现,王书林除颤器伤口处有脓性分泌物流出。若仅进行清创处理,则易出现反复感染,且细菌一旦由电极线进入血液,就会引起感染性心内膜炎、败血症、脓毒血症等,危及生命。想要彻底治愈就必须将除颤器及与之相连的埋藏在心脏内的电极线一起连根拔起。

但电极线一旦置入心脏半年左右就会和心脏长在一起,而王书林心脏内的电极线已经置入5年多,若贸然拔起,极易出现“拨出萝卜带出泥”,甚至导致心脏穿孔、破裂,危及生命。

经过讨论,亚心医院苏晞副院长及韩宏伟主任,为他制订了一套周密、细致的手术方案。201714日,苏晞副院长及韩宏伟主任成功为王书林拔除电极线,111日,重新在右侧锁骨下置入了新的除颤器,目前王书林老人恢复情况良好。

   手术后韩宏伟主任说,“我很感谢王书林老先生对我的信任和理解,我们就像老战友一样再次共同击退了病魔。”

 

在韩宏伟主任的手机上,像王书林这样的患者有2千余人,“许多心律失常的患者手术后需要服药和调整,只要有时间我就会回复他们的问题。”